首页 » 读书笔记 » 北京法源寺

《北京法源寺》书评

北京法源寺

北京法源寺是李敖的一本小说。面对李敖的著作,我们有什么好说的呢?要赞誉,世界上恐怕没有那个作者像李敖一样对自己赞不绝口,倾倒不已。本书用李敖的话来说是:它只是其诗史式小说中的一部,自不打算用这一部小说涵盖所有的主题,所以它涵盖的,只在四百个子题之内...本书以大人物为主角,举凡重要的主题:生死、鬼神、僧俗、出入、仕隐、朝野、家国、君臣、忠奸、夷夏、中外、强弱、人我、群己、公私、情理、常变、去留、因果、经世济民等,都在陈述之列。

若要说李敖过于自大,且看看《北京法源寺》。我们对那个嬉笑怒骂、放肆张狂又不知廉耻的李敖见惯不惊,但这本充斥着伟大人物悲怆壮举的书,出自李敖之手,让我们不由得对他老人家另眼相看。本书以袁崇焕之死带出悯忠寺(即后来的法源寺),又由悯忠寺的来历,短引出唐太宗东征高丽失败,途径幽州,为阵亡战士修筑悯忠寺,再跳转到维新变法时代的那些大英雄、大人物们 - 谭嗣同、梁启超、康有为等的故事。本书以谭嗣同为主角,牵引出许多沉默千年的故事。

在读此书前,我对谭嗣同的印象不过是历史教科书里提到的那句:“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”和那句“各国变法,无不以流血始”。本书却将这个人物从平面的故纸中抽立起来了,让我们看到原来他是湖北巡抚的儿子,本可过着衣食无忧、风花雪月的生活,但却命途多舛,十二岁在北京染疾,昏迷三日才苏醒,因而得名复生(字),但五日之间,三位亲人相继过世(母亲、大哥、二姐);十三岁父亲到甘肃上任,回湖南老家;十四岁赴甘肃,遇河南、陕西大凶年,赤地千里,随行人员死去十多个;某次在河西,和一名骑兵迷路,七天七夜,走了一千六百里,荒无人烟...就是这样一个历经患难的官宦子弟,文武双全的青年侠客,走上改革之路,并死在这条路上,心甘情愿的飞蛾扑火。

康有为这样的先知,梁启超这样的天才,翁同龢这样的老臣,光绪皇帝这样有志于振兴国运的青年,他们的失败都不像谭嗣同那样悲怆。他学问很好,但又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、迂腐一心求取功名的读书人;他出身不错,但又不是那种养尊处优、不问疾苦的富家少爷。谭嗣同是天真率性的,从他轻信袁世凯可知;在佛学上也有很高造诣,可与梁启超坐而论道;与世间草莽的交际也很密切,大家原意为他赴汤蹈火;有相当的牺牲精神,愿为变法失败的光绪而亡,以身死酬知己。知道改良不可行,就以鲜血来证明给世人看,这条路行不通。

若说本书第一特点是写伟丈夫,第二特点就是历史知识高度密集,想起看《围城》时高密度的笑点了吧,本书毫不逊色,短短两页可以把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阐述清楚明白,且让人记忆深刻,李敖自称五百年来白话文前三名都是他自己,还真能把我们唬住。闲话少言,书归正传,下面是我的读书笔记。

闵忠阁

法源寺闵忠阁

分享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