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» 读书笔记 » 韩非子 - 读书笔记

韩非子 - 读书笔记

韩非子生平

韩非(约前281-前233年),战国末期韩国(河南新郑)公子。

口吃,不善言谈,但擅长著述。韩非、李斯都是荀子学生,韩非博学多能、才思敏捷,文章气势逼人、雄辩滔滔。

韩非的思想,不被韩国国君接纳,写有《孤愤》等著作,嬴政读后,大加赞赏,说“嗟乎!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,死不恨矣。”后秦国出兵伐韩,韩国遣送韩非见嬴政。嬴政见到韩非,很高兴,但未重用(对比贾谊的“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”)。韩非曾上书劝秦始皇先伐赵缓伐韩,李斯和姚贾则进言:“韩非,韩之诸公子也。今王欲并诸侯,非终为韩不为秦,此人之情也。今王不用,久留而归之,此自遣患也,不如以过法诛之。”因而入狱。李斯后送韩非毒药,令其自杀。

故事

昔者弥子瑕有宠于卫君

昔者弥子瑕有宠于卫君。卫国之法,窃驾君车者罪刖。弥子瑕母病,人闲往夜告弥子,弥子矫驾君车以出,君闻而贤之曰:“孝哉,为母之故,忘其刖罪。”异日,与君游于果园,食桃而甘,不尽,以其半啖君,君曰:“爱我哉,忘其口味,以啖寡人。”及弥子色衰爱弛,得罪于君,君曰:“是固尝矫驾吾车,又尝啖我以余桃。”故弥子之行未变于初也,而以前之所以见贤,而后获罪者,爱憎之变也。故有爱于主则智当而加亲,有憎于主则智不当见罪而加疏。故谏说谈论之士,不可不察爱憎之主而后说焉。

刖(yuè),古代的一种酷刑,把脚砍掉。下图是西周晚期的 刖人守门方鼎

刖人守门方鼎

《轩辕剑外传·苍之涛》女主角车芸受到刖刑,因而制作假肢:

车芸

郑武公欲伐胡

昔者郑武公欲伐胡,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娱其意。因问於群臣:“吾欲用兵,谁可伐者?”大夫关其思对曰:“胡可伐。”武公怒而戮之,曰:“胡,兄弟之国也。子言伐之,何也?”胡君闻之,以郑为亲己,遂不备郑。郑人袭胡,取之。

智子疑邻

宋有富人,天雨墙坏。其子曰:“不筑,必将有盗。”其邻人之父亦云。暮而果大亡其财。其家甚智其子,而疑邻人之父。

《吕氏春秋》中有个类似的故事 - 疑邻窃鈇(fū,通“斧”):

人有亡鈇者,意其邻之子。视其行步,窃鈇也;颜色,窃鈇也;言语,窃鈇也;动作态度,无为而不窃鈇也。俄而,掘于谷而得其鈇。他日复见其邻人之子,动作态度无似窃鈇者。其邻之子非变也,已则变矣;变也者无他,有所尤也。

宋人沽酒

宋人有沽酒者,升概甚平,遇客甚谨,为酒甚美,县帜甚高,著然不售,酒酸。怪其故,问其所知闾长者杨倩。倩曰:“汝狗猛耶?”曰:“狗猛则酒何故而不售?”曰:“人畏焉。或令孺子怀钱挈壶瓮而往沽,而狗迓而龁之,此酒所以酸而不售也。”夫国亦有狗。有道之士怀其术而欲以明万乘之主,大臣为猛狗,迎而龁之。此人主之所以蔽胁,而有道之士所以不用也。

自相矛盾

楚人有鬻盾与矛者,誉之曰:“吾盾之坚,物莫能陷也。”又誉其矛曰:“吾矛之利,于物无不陷也。”或曰:“以子之矛,陷子之盾,何如?”其人弗能应也。

郑人买履

郑人有欲买履者,先自度其足,而置之其坐。至之市,而忘操之。已得履,谓曰:“吾忘持度!”返归取之。及返,市罢,遂不得履。人曰:“何不试之以足?”曰:“宁信度,无自信也。”

分享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