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» 大宇

大宇公司

大宇双剑的人和事

作为轩辕剑和仙剑玩家,对大宇双剑的人和事的一些笔记。

上海软星解散

笔记主要来自一篇叫做《上海软星仙剑开发组解散真正内幕》的文章。

2007年8月,仙4发布,制作人张毅君(工长君)、张孝全(笑犬)签售。此后不久,张毅君、张孝全从上软离职。北软是大宇的全资子公司,上软则是北软的分公司,主要负责仙剑系列。上软受大宇的财务管制,又听从北软指挥,在此三角关系中,处于最弱势之地位。

姚与大宇,以及狂徒其他核心成员的关系并不很好。尽管姚制作了仙剑、大富翁两款经典游戏,但大宇给姚的待遇只是中级项目主管。大宇上市前,曾公开让员工认购原始股,但并没有给姚更多的份额,让姚觉得不公,当其他主管帮组员提升认购额时,姚却无动于衷,导致其组员不满。大宇上市后,为避免他人插手仙剑、大富翁开发,对组员加以保护和限制。与仙剑另一核心人物谢崇辉的关系也不理想,在仙2构思时,两人有巨大分歧(姚主新故事,谢主延续仙1)。后谢转开发新游戏。

2000年8月,大宇注册北软。姚仅带张毅君一人到北京。北软成立一年后,姚让张毅君带队,与张孝全、王世颖等主力赶奔上海,成立上软,作为北软分公司。上软虽名为分公司,却只相当于一个团队。姚提出由上软负责仙剑续作,遭到大宇反对,总部方面对张毅君的经验,以及大陆研发的实力表示怀疑,但最终在姚的极力担保下,总部才勉为其难地放行。姚把仙2放到上软,目的是避免总部干涉,但同时,谢崇辉的仙2提案通过总部批准,并将开发权给了谢,因而上软的仙2提案变为仙3。

大宇对上软不报太大希望,初期启动资金只有65w$。就在局势紧张之际,谢崇辉的开发小组集体离职,留下烂尾的仙2。为避免仙2砸烂仙剑这块牌子,姚只得回台北,与其他几位制作人收拾烂摊子,最后仙2在未能完善情况下仓促推出,一时间恶评如潮。

仙2失利等给上软也造成很大压力。2003年7月,仙3发售,一扫仙2失利之阴霾,成为玩家心中真正的仙剑续作。仙3共买出50w套(盗版约300w套),销售额达6000w¥。仙3让姚扬眉吐气,也让大宇将仙剑的独立开发权留在上软。然而,上软没有独立财权,只能拿到大陆销售的利润,港澳台利润归总部所有,如此一来,留在上软的资金约为600w¥左右,除去各种开支也就所剩无几。张毅君无钱可支,没有发放太多项目奖金,让很多员工不满,由此一批骨干离开上软。

2003年后,上海房地产行业爆发,人力物力成本也上涨,但上软员工的薪资待遇依然和2001区别不大。仙3成功让上软声名远播,但研发资金依然非常短缺。上软只能靠仙3问情篇等低成本项目创造营收,为仙4积累开发资金。据传大宇的待遇之差为业界公认,亦有讽刺大宇乃培训基地,从大宇出走的研发实力都不错,但要求普遍不高,因为大宇是业界最低等待遇。

仙3问情篇后,又有一批老员工因高强度工作和低廉薪资出走,甚至包括仙3主策划王世颖。然而张毅君仍坚持下来,为仙4再拼搏一次。大宇方面,看到单机游戏日薄西山,网络游戏利润丰厚,因此也转为主打网游,但几次试水均告失败,产生巨额亏损,仙3的利润则解其燃眉之急。纵然仙3收获巨大成功,但网游之趋势仍不可阻挡,对单机游戏的预算也不断削减,姚壮宪也有类似观点,积极着手网游研发。仙4在此孤立无援之背景下诞生。

仙4拿着极其有限的资金,承载着无数玩家的期望;上软人付出超过常人几倍的艰辛,拿着低于行业标准的收入。当时的情况大致如此。尽管如此,仙4在内地仍有约1000w¥利润,这些本为上软仙5准备的资金,却又大部分都挪用到其他项目,留给张毅君的只有600w¥,这和7年前开发仙3,3年前开发仙4的资金规模等同。对比最终幻想7,纯开发费用为4500w$。很多人说仙4画面少、过时、难看,人物动作呆板,但依照上软的处境,实可宽宥。

仙4的star force加密弄得频繁死机,正版验证的服务器拥堵也非常严重。玩家痛骂仙4,也怒斥上软,大宇对上软依旧冷淡,研发资金照旧严重缺乏,仙5成了不可完成之任务。2007年9月,张毅君、张孝全辞职,上软官网关闭,上软公司解散,并入北软。这篇文章的末尾动情的写道:

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家制作公司,而是一个充满灵性、血性、个性的团队,一个深喑中国传统文化,坚持独立风格的游戏制作人。未来也许会有仙剑,但必定不会是那个工长君的仙剑了,必定不会是那个有些沧桑、有些自嘲、但骨子里却透出一股桀骜不驯、一股中国人的尊严的仙剑了,必定不会是那个能让玩家落泪的仙剑了。我始终认为,一个游戏的形式可以被照搬,但其中的灵魂却是无论如何也拿不走的。

参考

轩辕剑叁 - 云和山的彼端 - 我的游戏笔记。

蔡明宏新浪微博

分享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