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» 日记 » 观《杨善洲》有感

观《杨善洲》有感

杨善洲是感动中国2011人物。他曾任云南保山地委书记,退休后,到大亮山,义务植树造林,并把这个事业坚持了22年,直到去世,最后把这片5.6w亩,价值3亿的林场无偿奉献给国家。《杨善洲》这部电影就是依照杨善洲本人的事迹改编的电影。我只看到一半,即杨善洲入驻大亮山之后的故事。

杨善洲对当地的人做了很多贡献,但对家庭却有亏欠:没有长期陪伴在年老的母亲身边;没有照顾好妻儿,让她们生活的很苦。尤其他女儿,被分配到外地工作,和丈夫孩子分居两地,她本只需要杨老的一点关系就能调回本地,但杨老没有这么做。这让我想起一句话:人民要的不是同情,而是公平。杨老可以给他女儿一个机会,不过是举手之劳,但他这个口子不能开。我们试想下,一个在铁路部门工作的人,帮亲朋买张火车票不过举手之劳,尤其在春运或长假期间,但每个铁路部门的人都这么做,除了沾亲带故者,还有那种高价售票获利者,这样普通人就更难买票。

身为官员,最难的就是保持一个简单的原则:公私分明。按理,杨老应该也有不错的养老金,这部分钱可是堂堂正正而来,但他没有用来改善家人的生活环境,而是全力用在林场种植、开垦。这有点不合情理了。然而,像杨老那样高尚人格的人,显然不会眼见自己家里环境变好,而同一个地区的其他人生活继续艰苦。以他的资金,又不可能周济所有人,所谓散尽家财在现实中几乎是完全不可行的方案,此为短见。对杨老而言,最优化的策略,就是做一件能造福大众的好事。但他,一做就是22年。

在西南旱灾的时候,在其他地方的人等着老天保佑时,保山地区的人能喝水,能用水,这时候,我们再去感念杨老,这时候,才知道他的伟大。当你请他利用职权帮个忙,被他拒绝,你会嫉恨他;当你看到一个堂堂退休地委书记在街道上拣种子,你会忍不住嘲讽他。然而,等你最后喝上因他而来的那一杯水时,你会真切的感受到他的伟大荣光。

虽然瘦骨嶙峋,但杨老让我有种平地里拔起一座山的感觉。用苏轼《潮州韩文公庙碑》的话来说即是:

孟子曰:“我善养吾浩然之气。”是气也,寓於寻常之中,而塞乎天地之间。卒然遇之,则王、公失其贵,晋、楚失其富,良、平失其智,贲、育失其勇,仪、秦失其辩。是孰使之然哉?其必有不依形而立,不恃力而行,不待生而存,不随死而亡者矣。故在天为星辰,在地为河岳,幽则为鬼神,而明则复为人。

最后,再让我引一位中国最著名之伟人的事迹结束本文。诸葛亮死前给刘禅的书信中写道:

成都有桑八百株,薄田十五顷,子第衣食,自有余饶。至于臣在外任,无别调度。随身衣食,悉仰于官,不别治生,以长尺寸,若臣死之日,不使内有余帛,外有赢财,以负陛下也。

此与杨善洲的行径何其相似也。

(完)

2012-10-21

分享

0